黄太网   首页   > 科技 > 任正非: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,对成功视而不见,也没有什么荣誉感

任正非: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,对成功视而不见,也没有什么荣誉感

自华为成立以来,任郑飞一直信奉适者生存和弱肉强食的原则。他说他每天都想着失败,对成功视而不见,没有荣誉感和自豪感,只有危机感。

华为创始人任郑飞|展望中国绘画

文|王梓霏

早在2003年,任郑飞就预测了华为的现状。他曾经做过一个类比,说当两个队从两个方向爬上山顶时,他们最终会相遇并战斗。他没有想到的是,华为不是在与一家美国通信公司作战,而是与一个如此庞大的国家机器作战。

当时,华为的交换机产品已经开始进军西欧、北美等发达国家,在主要国际主流市场取得突破,移动终端产品的分销也已经开始。为了避免目前的局面,任郑飞等人甚至想出了一个办法,将公司卖给摩托罗拉,并为华为戴上一顶美国“牛仔帽”。当时,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是世界手机市场上共存的两大巨头。华为的手机仍然很小。

两家公司已经就价格进行了谈判,并签署了合同。如果一切顺利,华为将戴上摩托罗拉的“护身符”,在世界各地战斗。任郑飞的名字现在也可能有另一个产业,那就是建设世界上最大的拖拉机王国。当时,中国的拖拉机厂处于崩溃状态。任郑飞和其他人想买下所有的拖拉机厂。他们拥有解决拖拉机漏油和发动机耐热性问题的技术。

然而,摩托罗拉内部进行了人员重组,新任首席执行官否决了收购。你想继续做华为还是卖拖拉机?公司进行了投票,公司的年轻人坚持继续在电子领域工作。任郑飞同意了。他说:“你们都必须做好准备。十年后,我们将与美国竞争。谁做得很好?"

任郑飞一直对竞争和生存有着清晰的理解。2000年,任郑飞发表了题为“华为的冬天”的演讲。他在演讲中说:“十年来,我每天都在思考失败。我对成功视而不见。我没有荣誉感或自豪感,只有危机感。”当时,华为2000财年的销售额达到220亿元,利润为29亿元,在全国百强电子公司中排名第一。任郑飞总是对员工说:“活着永远是企业的硬道理。”

因此,任郑飞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公司的管理中。如果不是今年,他在过去十年里只接受了两三次采访。他还将华为董事长的职位移交给了孙亚芳,只是因为“签署这份文件和那份文件,那就是所有的杂务,所有的杂务,就像清洁工一样”。“我希望我能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内部而不是外部。我愿意做的是忽略一切。因为我的性格,我掌管着这家公司。”

2019年5月,当任郑飞在华为深圳总部接受媒体采访时,他展示了一张与女儿孟晚舟的照片。

任郑飞的概念和性格与其早期经历不无关系。他出生在贵州安顺。抗日战争期间,他的父亲当过国民党军官。在任郑飞的印象中,他的父亲一生都很谨慎,知道自己的地位不高,从不乱说话,专心学习。直到那时,他才安全地逃脱了随后的骚乱。1963年,任郑飞被重庆建筑工程学院(现合并为重庆大学)录取。毕业后,他参军并成为一名基础设施工程师。

任郑飞仍然记得,建筑工地往往有几十平方公里没有房子,部队都睡在草地上。后来,工厂拨款建造大量漏气漏水的土坯房,“吃了世界上最大的苦头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最近毕业的任郑飞带领团队开发了中国第一台气压天平,填补了中国仪器行业的一个空白。

然而,由于父亲的原因,在军队里,任郑飞没有任何入党、立功和领奖的机会。“在我领导的集体中,士兵们取得了三等功、二等功和二等功,而且几乎每年都有大批二等功出现,但我是唯一一个从未受到过表彰的领导人。”任郑飞回忆说,他在1978年33岁时作为代表参加了全国科学大会。在6000名代表中,只有150多名年龄在35岁以下。任郑飞是军事代表中罕见的非党员。从那以后,军队和当地的奖项铺天盖地。任郑飞不太高兴。许多奖项被其他人拿回来,他把它们分发给每个人。

如果没有随后的裁军,任郑飞可能会根据他作为技术员、工程师和副主任的军事生涯继续前进,但在1982年,任郑飞的生活转向了另一面。

他从军队转业到深圳南友集团,之后在家庭和事业上遭受了双重打击。有一次,任郑飞被抢走了200多万元,拿不回这笔钱——当时内地城市的平均月薪只有100多元。任·郑飞被解雇了,他的妻子和他离婚了。他和父母租了一栋带阳台的小房子作为厨房。“像我们这样的人在社会上非常困难和边缘化,因为他们既不了解技术,也不了解商业交易。”任郑飞回忆起当时的困境。

任郑飞说,他早期的经历让他习惯了平静的生活,培养了他不争荣誉的心理素质。然而,自去年以来,他经常出现在媒体上,穿着浅色西装外套和白色或蓝色衬衫,头发梳得很完美。尽管皱纹深深浅浅地遮住了他的脸,但任郑飞情绪很好。他笔直的身体仍然有14年兵役留下的背景色。

他坦率地回应了每一个来访的媒体,回应了媒体关注的“一切”,包括他女儿的加拿大事件、5g和华为的海外布局等。“我不只是想拯救我的女儿,我也想拯救我们的公司,所以我必须站起来。”

新一期《奋进的时代》

任·郑飞1987年成立时44岁。迫使任郑飞从体制中“出海”的与其说是勇气、勇气或远见,不如说是生活的无助。任郑飞最初依靠深圳特区的信息优势,从香港进口交换机到内地赚取差价。这种交换机主要用于企业内部的电话分机。事实上,对深圳的公司来说,支持香港是最大的优势。至于是做开关还是减肥药的代理,任郑飞这样的外行人也是一样,他们必须从头开始。

卖了一段时间交换机后,任郑飞对中国通信行业的现状有了初步的了解。20世纪80年代是中国电信业漫长而艰难的探索时期。1978年底,中国只有193万固定电话用户。书信和电报是主要的交流手段。改革开放后,中央政府出台了一系列促进通信产业发展的政策。从“六五”期间到“八五”期间,通信投资的绝对数量将在每个五年计划期间增加一个数量级。“八五”期间投资总额比“五五”期间增长120多倍。其直接结果是电信局普遍缺乏交换机,程控交换机的毛利率超过40%。

然而,与西方国家移动通信的快速发展相比,国内企业自主研发能力非常薄弱,市场长期被国外产品占据。甚至有“七国八系统”的说法:八个系统的模型来自七个国家,包括日本的nec和富士通、美国的朗讯、加拿大的北电、瑞典的爱立信、德国的西门子、比利时的btm和法国的阿尔卡特。任郑飞看到了中国电信业对程控交换机的渴望。虽然代理的日子还可以,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进入交易所市场,利润逐渐被稀释,代理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。

任郑飞当时有一篇文章《对中国农业网络和交换产业的一点看法》,表达了他对市场形势的长远看法。文章说:“没有哪个国家的交换机制造商比中国多,每个制造商都有自己的政策。很难提升国内交换机的整体水平,这也是许多短期行为的原因。现在的现实是,好制造商会被拖垮,坏制造商不会成为气候。中国通信行业正处于一个非常时期。”

照片|视觉中国

华为的第一个产品jk1000交换机,用了一年的时间研发成功。不过作为初代产品,jk1000有不少地方技术不够成熟,出现了很多事故,遭到投诉。与此同时,技术的更新换代,导致了这种交换机被数字程控交换机取代。任正非下决心研发c

上一篇:深茂铁路东莞段走向敲定!将设滨海湾站,有望年内动工


下一篇:我们总焦虑着不属于自己的焦虑